师傅不懂爱小说结局,夏荔《迷恋师尊》后续全文阅读

声明:由于版权原因,阅读全文请移步知乎观看。

知乎APP搜索迷恋师尊 

即可看《迷恋师尊》小说全文哦!

小说主人公是夏荔师和尊朵,书名叫《迷恋师尊》,本小说目前只发布于知乎。


师尊什么都好,就是脸盲。

我以为他喜欢小师妹,结果大战那天,小师妹把刘海撩了上去,师尊就不认人了。

还指着小师妹问我:「这人谁啊?」

我心中大喜:「师尊,你不喜欢她啊!你早说啊!」

1

我是个很恶毒的女人。

其实,我也不是一开始就那么坏。

谁让师父对谁都好,唯独只对我态度冷漠。

可能是我偷看过他洗澡,又给他下过三十六种配方药的缘故吧,师父正眼都不带瞧我一眼。

他越这样,我越扭曲。

尤其他看重的小师妹是个白莲花,最会装模作样。

我生病,她也要生病,师父则彻夜守着她。

我好不容易找到仙草,她就找机会行侠仗义救小孩。

结果翻车,自己命悬一线,师父只得拿我的仙草炼成救命丹药给她。

师妹大病初愈后白涨了五十年功力,还矫情上了。

「夏师姐的仙草药性太强,我差点没能挺过来,好在师父一直没放弃我。」

啊,好绿茶,我拳头邦邦硬。

邦邦硬的结果,就是我打断了师妹的三根肋骨,被师父打入深渊,面壁思过。

他给我的罪名是:欺凌同门。

我的心,那瞬间比隔夜饭还凉几分。

刚进深渊我非常不适应,每天都期盼师父气消放我出去。

可我等啊等没有等到师父,等到了魔族入侵。

局势混乱,缺炮灰冲锋陷阵时,师父终于想起了我。

我因为常年铲除情敌,练就一身让人叹为观止的好法术。

于是,我被特赦了。

呵呵,真是风水轮流转啊。

2

出深渊那天,师父亲自来接我。

他穿一身纤尘不染白衣宽袍,端雅清正,整个人像初雪般清澈。

不枉当年我对他一见钟情。

那会我娘死了,我身无分文满大街流浪,被老鸨拐进青楼。

他们逼我接客,不肯就挨打。

我逃到街上被打成狗时,师父出现了。

他救了我,还收为徒弟,把我带到了宗门。

我发誓要恩将仇报,嫁给他!

如今,师父垂眸看我:「夏荔,你现在可有悔改?」

我垂涎欲滴。

把『三年不见师父更美了,徒儿更喜欢』的贱话吞下,忙说『改了改了』。

「徒儿如今尼姑心,太监身,就是师父您脱光衣服站我面前,我也心平气和。」

「……」

「师父要不信,要不现在试试啊?」

我满脸真诚地看着他。

以前我抛媚眼,他罚我看十二个时辰蜡烛,差点没看成斗鸡眼。

我自荐枕席,他就罚我跪祠堂,膝盖差点报废。

可小师妹没进门前,师父也是疼过我的。

他教我识字明礼,会握着我的手一笔一画临摹字帖。

我佩戴的剑,是他亲自找材料打的。

后来我起了色心,偷看他洗澡,给他写狗屁不通的情书,师父也没下狠手。

可自从小师妹来了,一切都变了。

我生病,她也要生病,师父则会彻夜守着她。

我努力修炼打怪,她只需要撒撒娇,就能获得师父的笑脸。

如今卷土重来,我改变策略了。

骚话不说了。

小师妹要摔倒,我就快人一步躺平。

小师妹若说我又欺负人,我立刻掉眼泪,嚎得比她还狠。

大师兄很欣慰我的成长。

师父喜欢正经人,我就投其所好,把魔头脑袋献了上去。

小师妹也参战了,但她技能点全点在貌美如花上,受了伤只会落泪。

我假惺惺请罪。

「都怪徒儿粗心,决战时没瞧见小师妹在救流浪狗,下次一定注意关照同门!」

先机抢了,看你怎么办。

小师妹弱弱地说:「这……也不能全赖夏师姐,我只是看小狗太可怜了,心中不忍。」

「万物平等,救也是应该的。」我又无辜问她,「那只可怜的小狗,现在不知道在哪呢?」

「这……战场太乱,给它跑丢了。」

小师妹喜欢不分场合做漂亮事,但从不善后。

我就知道会这样,起身从外抱出只杂毛小狗。

「它腿断了,我又找了回来,小师妹下次可得细心点。」

我这师父面冷心热,最看不得小动物受苦。

他欣慰地摸了摸我的头:「夏荔长大了,做事也周全了。」

师父不懂,能让毛躁个性的人变周全的力量,是痛苦。

三年的生不如死,我还学不会隐忍?

真当我傻?

我对小师妹得意地笑。

这场仗,我完胜。

大战告捷后,师父论功行赏,问我有什么心愿。

他发现自己话里有漏洞,立刻补充。

「当然,不涉及原则性问题。」

婚姻大事,也算里头。

他算是怕了我这个老色痞子了。

我心知肚明地继续装。

「师父多虑了,斩妖除魔是我该干的事,谈什么条件……」

可能是错觉,我觉得师父嘴角微微翘了翘。

像是要笑,又忍住了。

他转了转茶杯,一本正经。

「既然你学会了大公无私,那为师也不能勉强你。」

怎么可以!

我立刻大叫:「当然!要真说心愿,我只要师父闭闭眼就好了。」

很简单的要求吧?

但我趁着他闭上眼的瞬间,凑上前,在他唇上亲了口。

他的唇温温热热,我狠狠回味了。

「你——」

他满脸通红,红到耳根。

不等他发脾气,我速度逃跑,边笑边喊。

「徒儿多谢师父赏赐!」

3

师父没被人占过便宜,气到三天没跟我说话。

他虽然英俊,但宗门里本来女弟子就少,我怀疑,他连小师妹的手都没摸过。

我最近撩人功力大涨。

情话不主动说。

但一大桌子人吃饭时,我挨着他坐,会用脚尖,轻轻撩他小腿。

师父呼吸慢半拍,停住了。

我人前正经,人后流氓,吃准他面子薄。

「夏荔!」

他蹙起眉,又无措又羞恼地瞪我。

我专心埋头吃饭,脚尖又滑下,轻轻挠了挠。

「怎么啦师父?」

「你……」

他正人君子,这辈子没说过脏话,更不知如何制止我的攻势。

「不要胡闹了。」

我奉上汤,很单纯的装不懂。

「徒儿孝顺师父,想给师父舀汤也是胡闹吗?」

周围没人察觉到暗潮汹涌。

师父万分警备:「……这什么汤。」

我偷偷告诉他:「虎鞭汤。」

当然,我每次撩了就主动去跪祠堂,次数多了,连门里弟子也觉得师父在无理取闹。

师父吃闷亏,也不能满大街说自己又被徒弟摸了手。

我爽死了,难怪大家都要当白莲花,稳赚不赔啊!

我主动跪在门口,乖乖去请罪:「师父,我错了。」

师父声音绷成一条线:「你错在哪。」

「我错在情难自禁,但师父也有错,错在貌美如花。」

师父脸顿时铁青。

我乖乖卖惨。

「师父,按规矩成人礼,做师父的都会给弟子卜一卦,去年我还在深渊,没赶上呢。」

他们的卦很灵。

当年太师父给师傅算过卦。

说师父二十五岁会有一劫,桃花劫。

那年,他果然走火入魔,被在附近采药的小师妹背了回来。

合理的请求,师父不会拒绝。

我吃准他讲原则。

「师父,您可以算算自己未来娘子长啥样吗?」

我眼巴巴看着师父。

「您未来娘子,是不是双马尾,喜欢穿红衣,大眼睛,笑起来有酒窝的样子啊?」

就差没念出自己名字了。

而他只淡淡瞥我一眼:「本尊从不算自己的事。」

这样吗,我点了点头,立刻换了个问题。

「那徒儿未来孩子的爹,会是您吗?」

师父气笑了。

擦,他笑起来可真好看,眉眼弯弯,眼里有星光。

我也跟着心花怒放了。

谁知第二天,他就将我许配给大师兄。

4

我倒没意见,因为大师兄是我跟班,唯我马首是瞻。

我们交情能追溯到青楼时期。

彼时,他是妓女的儿子,从小跑堂打杂,比豆芽菜还瘦。

我被困在柴房时,他偷偷把省下来的馒头塞给我。

我割断绳索的小刀,也是他给的。

所以获救后,我坚持要带他离开。

这些年我们同气连枝,我偷看师父洗澡,他就给我放哨。

我配置春Y,他得去买材料。

我在深渊垂死挣扎,也是他每天用竹篮子慢慢往下送吃食。

我的嚣张,一半是他溺爱出来的。

到了拜堂那天,师父也来了,他坐主位,喝下了我奉的茶。

茶里,我下足了春Y。

声明:由于版权原因,全文请移步知乎观看

知乎APP搜索迷恋师尊    即可看全文哦!

给TA打赏
共{{data.count}}人
人已打赏
小说推荐

陆铮岚岚末日也要努力小说,《末世囤货录》后续全文阅读

2022-8-5 10:47:06

小说推荐

意外公主小说结局,夜白萧卿颜《梦幻出嫁》后续全文阅读

2022-8-8 21:22:23

欢迎加我好友,一起探讨互联网项目。关注胡思宇博客(https://www.husiyu.com),关注更多精彩!

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
    暂无讨论,说说你的看法吧
个人中心
今日签到
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
搜索